當前位置:主 頁 > 時政資訊 > 政策法規 >

“昆山龍哥”案:正當防衛不該是技術活

2018-08-30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山東考試信息網訊:《尚書》中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人稱“昆山龍哥”的“寶馬文身男”,在本來就有錯的前提下,提刀追砍騎車的男子,結果反被砍殺致死。這儼然應了這句“自作孽,不可活”,用網絡流行語來說就是“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在這起案件中,引起最大爭議的問題就是,騎車男反砍“昆山龍哥”的行為到底屬于正當防衛,還是屬于防衛過當?是否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乃至刑事責任?

在筆者看來,不管是按照常理講,還是從法律角度說,騎車男反殺“昆山龍哥”都應當屬于正當防衛行為,而不是防衛過當行為,不應負法律責任、刑事責任,相信這也是大多數普通人的立場。否則,將嚴重傷害社會的公平正義。

《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明確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騎車男反殺“昆山龍哥”顯然符合這條規定。道理很簡單,不能說“昆山龍哥”弄丟了手中的兇器,就等于他實施的暴力犯罪行為終止了,因為在這個過程中,只是騎車男搶先一步搶到了本屬于“昆山龍哥”的兇器,是間接奪過了“昆山龍哥”手中的兇器。而且,“昆山龍哥”的車內極有可能還有其他兇器。

再者,回到案發現場,如果不是“昆山龍哥”在提刀追砍過程中不慎弄丟了手中的兇器,或者是“昆山龍哥”又再次搶到了兇器,那么騎車男只能任由“昆山龍哥”繼續施暴,自行車被毀、自己受傷乃至死亡的概率恐怕不會太低。更何況“昆山龍哥”這邊是多人,而騎車男只有一個人。在這種隨時丟命的情況下,任何一個人的正常思維都是要想方設法地保命,而不是想著要保對方的命。所以,設身處地地想一下,騎車男將施暴的“昆山龍哥”砍殺而死,是本能的自我保護手段,也是保命的手段。

事實上,騎車男“反殺”“昆山龍哥”引起的正當防衛與防衛過當之爭議,警示和提醒我們,不能把正當防衛設置成一項“技術活”,不能要求防衛人在孤立無援、高度緊張的情形之下,實施剛好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而必須設置成現場的自然而然的本能反應,要設身處地為防衛人考量。如果正當防衛是一項“技術活”,那么意味著受害人面對他人的施暴之時,首先需要認真思考的不是如何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而是要考慮自我保護手段會不會傷害到施暴者,會不會造成施暴者傷亡。這實質上間接等于正當防衛行為在法律上已經消失,只剩下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刑事責任的防衛過當,要么就是撒腿逃跑,跑不掉的情況下“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任由犯罪分子進行施暴,這顯然相當荒唐,違背了最基本的法理和常理。

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相關資訊

快三怎么玩才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