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行業資訊 > 公考雜談 >

人民日報評論:有“我”,追星才能不迷航

2018-10-11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山東考試信息網訊:

 

睡前聊一會兒,夢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黨報評論君。國慶假期的一天,路過北京的工人體育場附近,車堵得一塌糊涂。一問方知,原來是有明星在這里開演唱會。而路邊滿是帶著鹿角的歌迷們,讓人感嘆明星的號召力。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粉絲和偶像的話題。

1986年5月9日,北京工人體育館,崔健以一首《一無所有》,吼出了中國搖滾樂的一個時代;30年后,人氣明星換了一茬又一茬,崔健曾經劃破天際的新作,已經成了供人憑吊的老歌。2018年10月,北京工人體育場的這場演唱會,創造了7秒鐘預售超萬張的記錄。這么多年來,明星各有各的風格,但火爆卻都是相似的。

事實上,追星并不時尚。唐代魏萬跋涉三千里、追蹤逾半年方與李白相遇,堪稱最早的“私生飯”;梅蘭芳的擁躉曾在《申報》開辟專欄,恭恭敬敬地把梅老板的起居注記錄在案。只不過,相比“凡有井水處,皆能歌柳詞”的普及度,分眾化、青年化、組織化傾向讓粉絲群體在這些年中尤為耀眼

費翔飄逸的發型曾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燒遍全國,李宇春的中性穿搭挑戰了傳統的審美,時尚的新陳代謝常常由粉絲群體加以確認并傳播。流行文化時刻以最新潮的形式生根散葉,在很大程度上,“粉絲”這個群體的變化,也映證著社會的變化。

1989年,一群少年騎車尾隨小虎隊,成為“追星”一詞的最初刻畫。而在網絡時代,追星比拼的不單單是腳力、車技,更是手速、頭腦。從規矩森嚴的貼吧到暢所欲言的微博,從付費音樂、V+會員關注“愛豆”到學剪輯P圖“應援”偶像,接觸明星的渠道大大拓寬,讓人不得不感嘆科技與觀念的進步,感嘆流行文化與時代風尚的互相影響、互相塑造

進入新千年,粉絲與明星的交往方式也在更新。以前,粉絲多通過磁帶、錄像和有限的周邊產品接觸偶像;而現在,電視、網絡拉近了雙方的距離,明星的輻射面早已超出作品本身,粉絲通過真人秀了解明星日常,通過互聯網與明星互動,線上線下“打call”花樣迭出。當“全民制造偶像”成為潮流,有人說:從末端消費到營銷話語權,粉絲像強大的經紀人。的確,粉絲流量意味著變現能力,粉絲多寡開始影響明星身價;從明星吸引粉絲到粉絲成就明星,粉絲不單是消費者,也通過拉票、宣傳、分享資源等方式成為造星鏈條上不可或缺的一環

這些年,教授、運動員和企業家成為偶像,但也有的粉絲依然執著于為劣跡藝人辯白;“盡量不跟父母要錢”幾乎成為95后追星的自覺,但“賺錢就是給愛豆花的”的闊綽手筆屢見不鮮;通過偶像結識新朋友的多了,但沆瀣一氣蹲酒店、潑臟水、網絡“控評”、倒賣信息的仍然存在;粉絲形成集文案、美編、視頻于一體的有組織有紀律的“飯圈”,但腦殘粉、毒唯粉、土豪粉為網絡暴力和不良風氣的形成推波助瀾。

正如年輕人有熱情也有迷茫,年輕粉絲也有冷靜有瘋狂。雖然缺乏理性只是局部現象,但粉絲經濟、應援文化的多種形態讓一些粉絲難以自拔的現象理應得到關注。

與其說偶像捆綁了粉絲,不如說一些粉絲是在“自我設限”。心理學家認為,青少年通過追星確立價值認同,偶像被看成理想的自我。一位演員曾對粉絲動容地說,感謝我沒有耽誤你們的青春。對偶像見賢思齊值得欽佩,但破除“偶像即我”的心理投射也是必修的成長課。畢竟明星不會永遠青春,粉絲又怎能原地踏步?當生活的疑難接踵而至,可以聽首歌尋找勇氣、看集劇消除煩惱,但“混飯圈”不是尋找存在感的最佳方式,偶像也不是永恒的避風港和安慰劑。

我們常聽見這樣的邏輯:學會計較得失的中年人,無法理解追星這件虧本的事。事實上,經歷過30年前追星熱的中年人,曾經的狂熱或已消退,但收集磁帶、去陌生城市看演出的回憶依然刻骨銘心。他們緬懷過去,不是懷念學會條條框框前的意氣用事,而是記起已經化作成長養分的年少輕狂。對時下的粉絲而言,最需要警惕的是,跟隨眼前的潮流亦步亦趨,卻經不住未來的風浪蕩滌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個我,因為你有夢可做,也許你不會為我停留,那就讓我站在你的背后。”常在角落里仰望,為光欣喜為光愁,一首《追光者》道出了粉絲的心境。而曾由粉絲力捧成名的李宇春卻在演唱會上發出了這樣的疑問,“集體的瘋狂,是出自孤獨嗎?輕巧地參與世界,是為了逃避自己嗎?”的確,粉絲可以入戲,卻不要沉溺。保持自我,保持理性,追星將永不迷航。

這正是:偶像遠在天邊,何嘗近至眼前。心中念他足矣,有“我”能量方滿

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相關資訊

快三怎么玩才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