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行業資訊 > 就業創業 >

光明日報:為何近半數教育部課題逾期兩年仍難結項

2018-07-17來源:山東人事考試信息網

山東考試信息網訊:近日,教育部社科司發布關于清理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一般項目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據《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管理辦法》(簡稱《項目管理辦法》)的規定,教育部社科司將對2013年批準立項的所有未結項、申請結項未通過或經批準延期后到期仍未結項的規劃基金項目、青年基金項目、自籌經費項目進行集中清理。通知要求這些逾期項目須在2018年9月30日前申請結項,并提交終結報告書及有關結項材料,否則將面臨被撤銷的懲戒。被撤銷項目責任人3年內不得申報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各類項目。通知最后附上了符合上述情況的所有課題一覽表,一共1453項。

不熟悉學術圈的人,很難一下子了解1453項逾期意味著什么。但如果數據顯示,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規劃基金、青年基金、自籌經費項目的總數才3240項,就很容易得出這逾期的1453項課題,占據了當年中標課題中的將近一半。

所謂逾期的含義,按《項目管理辦法》,教育部人文社科一般項目研究周期不超過三年,按公示時間算起,這些課題已經逾期兩年多。目前的情況,這些逾期的學者們,需要在接下來的兩個半月內,突擊完成結項工作。

近半數逾期,且逾期兩年多時間,這在公眾看來自然是觸目驚心的。但令人驚訝的是這樣的一條新聞,卻并未在學術圈內引發多大的震動,原因何在?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別說逾期一兩個課題,就是最后沒了下文的課題也屢見不鮮。即便學者們在通知要求之下,都按通知規定時間完成了結題,但兩個半月的短時間內要結題這么多項研究,其質量如何是值得質疑的。這樣突擊出來的研究成果,又充斥著多少學術水分,經得住學術嚴謹的推敲嗎?

逾期超兩年多,接近原定期限的兩倍時間,這當然是學者們的問題。但是學者們也很有苦衷。對很多人來說,拿課題和發論文一樣,都是有門道的。掌握了門道,課題就常常不是一個了。很多學者身上背著大大小小多個課題,縱向的、橫向的,國家的、部委的、省市區甚至本單位的,主持的、參與的。教授們多忙啊,教學、參會、講座,有些還得做行政工作,拉來課題都指望著學生做。“青椒們”(年輕的大學教師)指望靠課題評職稱,評各種人才,課題自然也是越多越好。申報的時候,跑、要、搶、爭,拿到了就達到目的,結果如何、質量如何,那就任由“東西南北風”了。再加上很多課題經費管理僵化,錢不好用,造成大家的積極性不高,對于課題取其“名”棄其“利”的情況也很常見。

學識淵博、為人師表的學者們,在課堂上多數嚴守時間觀念,卻在課題執行中大面積逾期,不得不說是課題管理體制機制存在問題。首先,將課題和職稱掛鉤,將課題和人才評定掛鉤,比如評教授、副教授至少需要幾個課題,評青年長江學者至少需要重大攻關課題等等,這些規定是否科學合理,是否適應中國特色的人文社會科學發展,其實是值得商榷的。其次,課題管理辦法尚須與時俱進和進一步細化、人性化。事實上,目前使用的《項目管理辦法》仍然是2006年制定的,為了管理方便,對于項目的時間一刀切,其弊病已經連續多年顯現。而且對于懲罰的描述極為簡單,3年不讓報課題對于學界大佬們來說毫無壓力,追回課題經費基本上也很難有實操效果。此外還有課題評價等諸多問題,總之對于課題的管理,十多年之后的今天,亟須更細化更人性化的細則。

課題作為一種組織形式,是加強學術合力的有效形式;課題所附帶的經費和相應支持,是推動學術拓展的重要推力。但是課題本身不等于學術,尤其是在人文研究領域,中國學者更有自己獨立研究的傳統。課題如何促進研究,而不是擾亂研究,從近半數逾期的2013年教育部課題來看,的確到了應該系統反思的時候了。

(作者:羅文澤,系光明網評論員)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6日 02版)

來源:山東人事考試信息網

相關資訊

快三怎么玩才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