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行業資訊 > 熱點評論 >

怎么看中美經貿摩擦中的農業問題

2018-08-28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山東考試信息網訊:怎么看中美經貿摩擦中的農業問題

——訪中央農辦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

本報記者 高云才

統籌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一直以來是我國農業的基本政策。我國農業貿易體量巨大,已成為全球第二大農產品貿易國。目前,大豆、食糖、棉花等農產品,中國都是全球最大買家。農產品貿易的發展有效緩解了國內農業資源環境壓力,保障了國內供應和市場平穩運行。中央農辦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開放的大門,包括農產品貿易在內的開放大門,只會越開越大。

韓俊表示,農產品貿易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進口國,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中美雙方加強農產品貿易合作,有利于促進兩國農業發展。

中美農產品貿易有很強的互補性,整體保持上升態勢

美國農業現代化水平很高,競爭力很強。擴大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一直是美國拓展海外市場的重點。在中美經貿磋商中,農業一直是核心議題。2017年,我國自美國進口農產品241億美元,占我國農產品進口總額的19.2%;向美國出口農產品77億美元,占我國農產品出口總額的10.2%;我國對美國農產品貿易逆差達164億美元。

韓俊說,中美兩國農業資源稟賦不同,農產品貿易具有很強的互補性。美國土地密集型農產品優勢突出,而中國勞動密集型農產品優勢明顯。2017年,我國從美國進口大豆價值139.5億美元、畜產品價值29.2億美元和谷物價值15.1億美元。我國向美國出口的農產品主要是水產品價值32.2億美元、蔬菜價值11.5億美元和水果價值7.7億美元。

韓俊表示,隨著人口的增長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國今后對農產品進口的需求是巨大的,積極擴大農產品進口是中國的既定政策,這對全球農產品出口國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蛋糕。我們希望中美農業貿易能夠健康發展,美國農民能夠分享中國擴大農產品進口的蛋糕。美方置雙方已達成的共識于不顧,不斷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堅決反對。中方不愿與美方打貿易戰,但面對美方所作所為,中方不得不出臺必要的反制措施。如果中美之間爆發貿易戰,很多國家有意愿、也完全有能力來取代美國在華農產品市場份額。我們注意到,美國農業界對此深感擔憂,希望通過談判化解兩國貿易分歧。

堅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我國對自美進口的部分農產品采取反制措施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我們堅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理性處理中美經貿問題,在農業領域不得不采取了必要的反制措施。到目前為止,我國公布了兩批對自美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清單。

第一批反制措施。2018年6月15日,美國政府宣布對中國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對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征稅,對160億美元商品將從8月23日起實施征稅。美方公布的加征商品清單不包括農產品。作為反制措施,中方發布公告對美國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包括農產品在內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征稅,其余160億美元商品與美方同步實施加征關稅。此次征稅共涉及517項農產品,2017年自美進口總額約210億美元,主要包括大豆、谷物、棉花、肉類、水產品、乳制品、水果、堅果、威士忌酒和煙草等。

第二批反制措施。2018年7月11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對從中國進口的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的措施。8月2日美國貿易代表聲明稱擬將征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對此,中方決定,將依法對自美進口的約600億美元產品按照25%、20%、10%、5%四檔不同稅率加征關稅。第二批對美征稅清單商品涉及387項農產品,2017年自美進口總額約29億美元,主要包括生皮、植物油、蔬菜、咖啡、可可制品等,已經涵蓋了絕大多數第一批未征稅的農產品。

韓俊說,目前,中方已經實施的第一批征稅產品涵蓋自美進口農產品的近九成,美國對華出口量比較大的農產品,如大豆、谷物、棉花、豬肉等產品均在其中。中方的反制措施是在廣泛聽取意見、認真評估影響后提出的,是理性和克制的。對中方而言,由于進口來源多元、進口市場廣泛,對自美進口農產品加征關稅的影響是非常有限的。今后,有關部門將對反制措施效果進行評估,力爭把反制措施對國內生產生活的影響降到最低。

采取反制措施導致的大豆進口缺口,不會對我國食用油和畜禽養殖產業產生較大影響

進口大豆,一是滿足對食用植物油的需求,二是滿足對蛋白飼料的需求。韓俊說,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現代畜牧業的發展,我國對食用油和蛋白飼料的需求持續增長。但是我國土地資源有限,很難讓我們在保證小麥、水稻等主糧產品基本自給的同時,還能保障大豆等其他土地密集型產品的有效供給。

韓俊表示,目前國內大豆的產需缺口為9000多萬噸,需要依靠國際市場補充。美國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產國,產量在1億噸左右,但其國內消費量有限,一半左右依賴出口國際市場。

目前,我國大豆需求仍呈增加趨勢,國內供需缺口較大這一趨勢仍將存在。2017年,我國飼料消耗1.05億噸蛋白類原料中,豆粕占7230萬噸。中國對美采取反制措施,自美大豆進口會大幅度下降。一些人擔心可能在短期對我國食用油、畜禽養殖飼料供應產生一定影響。

韓俊認為,為了防止產生聯動效應,增加國內食品價格上漲壓力,我們進行了周密而充分的準備,可以說,我國完全有能力應對美國大豆進口減少的缺口。一是積極拓展大豆進口來源。二是通過調整飼料配方減少豆粕用量,應用配制新技術降低蛋白類原料需求,并增加其他油籽和粕類進口,彌補豆粕缺口。三是加大其他食用植物油供給力度。四是完善大豆扶持政策,提高國產大豆綜合生產能力。

美方若不斷升級貿易摩擦,其在華農產品市場份額將受到極大削弱

我自美進口的主要是大豆、棉花和豬肉等大宗農產品。美方2018年7月6日公布實施了第一輪加征關稅產品(340億美元)目錄,作為反制,我國對包括農產品在內美國34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

韓俊表示,受到中美經貿摩擦升級影響,美國農業受到沖擊是可以預見的。盡管美國白宮和農業部宣布將實施最高120億美元的農業補貼計劃,但美國農民仍將面臨失去幾十年努力開拓的中國市場的風險。

大豆是中美農產品貿易最重要的產品。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7月預計,2018年度全球大豆供需基本平衡,美國大豆產量11779萬噸,比上年減產1.5%。2015—2017年,美出口我大豆占其出口總量的59%。據此估算,如無貿易摩擦,2018年度美對我大豆出口量將在3000萬噸以上。而自7月6日我對美大豆加征25%關稅后,我企業已基本不再采購美大豆。2018年10月份開始,美大豆將陸續上市,我國對美進口大豆加征關稅的影響也將逐步顯現,美將面臨大豆價格下跌、出口壓力增大、出口周期拉長等問題,給美國豆農帶來損失,也會給美大豆國際貿易和產業發展帶來不利影響。據監測,自4月上旬我宣布擬對美大豆加征25%關稅后,美大豆期貨價格已累計下跌近20%。

2018年7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后發表的聯合聲明稱,歐盟同意進口更多的美國大豆。歐盟28國2017年估計大豆進口量1365萬噸。2012—2016年歐盟自美大豆進口最高只有550萬噸。據OECD—FAO預測,未來10年歐盟大豆進口量在1300萬—1400萬噸。歐盟大豆不可能全從美國進口,即使全從美國進口,也根本無法解決本應進入中國市場的幾千萬噸美國大豆的出路。

7月19日美國眾議院舉行的聽證會也反映出美國農業各界人士對失去市場份額的擔憂。美國大豆、谷物、乳品、肉類、水產品、水果和堅果等行業組織在華經營市場多年,才獲得如今在中國的市場份額。

韓俊表示,中國農產品市場競爭激烈,如果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美國農產品在中國市場面臨更高的成本,其市場份額必將受到極大削弱,其他競爭對手不會坐失良機,將占據美國失去的市場份額。如果其他國家成為中國可靠的供應商,美國將很難重新獲得市場。這正是美國農業界最擔心的,他們不希望在承擔關稅影響的情況下,長期收益也受到沖擊。

美國大豆出口協會首席執行官舒特爾說:在中國,我們花了36年培育大豆市場。巴西農業部長馬吉說:巴西有能力將大豆種植面積翻倍(目前為8500萬英畝)。美國農業界更看重的是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正如美國小麥協會等代表今年3月份給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寫的信中講的:失去的市場份額極難重新奪回!

美加征關稅,對中國農產品出口美國將會有一定影響,我國將積極尋找替代性市場

美方7月6日公布的第一輪加征關稅產品(340億美元)目錄中,不包括我出口農產品。美方7月10日公布的第二輪加征關稅產品(2000億美元)目錄中,包括我絕大多數出口美國的水產品和果蔬產品。

在水產品方面,美國是我第二大水產品出口市場,2017年我對美出口水產品分別占我水產品出口總量的12.8%、出口總額的15.2%。水產品是我輸美主要農產品,出口額占我輸美農產品總額的42%。美2000億美元商品清單涵蓋我全部輸美水產品(對蝦、金槍魚、鱒魚、鲇魚、比目魚、羅非魚、海鱸、鱈魚、鰻魚、螃蟹、龍蝦、生蠔、扇貝、貽貝等產品及相關制品)。

韓俊說,這些產品我對美出口額較高,對美出口依存度較高,特別是羅非魚、蝦類、蟹類、貝類等產品,短期內難以找到其他替代市場,可能受到一定的影響。下一步,農業農村部將會同有關部門,指導相關生產者積極開拓國際替代市場,加強打擊走私力度,引導調整養殖品種結構,便利國內流通銷售,擴大國內消費,將所受影響降到最低程度。

果蔬產品方面,美國是我第五大蔬菜出口市場和第三大水果出口市場,2017年我蔬菜和水果對美出口額分別為10.7億美元和7.7億美元,分別占我輸美農產品總額16.4%和11.7%,占我蔬菜、水果出口總額6.9%和10.9%。美公布的加征關稅清單有超過200種的果蔬產品,涵蓋我對美出口93%的蔬菜產品和99%的水果產品。預計征稅將對相關果農、菜農的收入和就業產生一定影響。

韓俊表示,考慮到國內消費吸納能力較強,且今年以來國內果蔬產品價格普遍走低,此次美加征關稅對我果蔬產品出口的實際影響還有待觀察。下一步,我們將一方面從生產端提高果蔬產品品質,提升市場競爭力,拓展國內消費市場;另一方面積極拓展農產品出口渠道,加大果蔬產品等優勢農產品出口促進力度,最大限度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

韓俊認為,當前,我國農業發展的主要矛盾由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需要在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中加快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今后,該出口的要盡力出口,該進口的要主動進口,這是我們明確的政策導向。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再次向全世界發出了開放合作的強烈信號,農業對外開放是大勢所趨,是符合我國農業發展方向的正確選擇,我們將堅定不移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積極、穩妥、有序擴大農業對外開放。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11日   02 版)  

來源:山東人事考試網

相關資訊

快三怎么玩才能稳赚